海外信托是基于国内信托而言的,是受外国法律监管的信托。国内常说的信托没有类似海外信托一样结构和功能的信托安排。

  伴随着高净值人群年龄的增长,家庭财富传承已经进入了高峰期。绿专资本查阅相关调研显示,目前已经有超过23%的高净值人士开始安排财富传承,另有25%表示会在三年内积极考虑进行财富的传承。这一趋势在超高净值人群当中更为明显。

  作为财富传承工具——海外信托在欧美发达国家已有成熟的立法环境和广泛的应用经验,也正在被越来越多国内的高净值人群所熟知。在遗产规划、资产保护和税收减免方面,信托可以发挥重要的作用。特别是对资产类型多、财富总量大、传承周期长、需要集中延续企业控制权的高净值人士来说,信托对财富传承规划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那么,海外家族信托在财富传承中具有什么特殊优势

  1. 信托财产实现全面的风险隔离

  我国《信托法》虽未明确规定所有权的转移,但承认了受托资产的独立性。信托财产的风险隔离表现为与委托人(以及委托人控制的家族企业)、受托人和受益人(包括血亲家庭成员和姻亲家族成员)固有财产隔离,从而避免因为财产混同、债权人追索和姻亲夺产等原因造成的财产损失风险。信托因此可以提供比遗嘱继承和人寿保险更为全面的风险隔离范围。

  2. 信托权益分配具有灵活性

  个性分配是信托结构能够实现的另一重要功能。信托合同可以根据委托人意愿设立,根据信托目的灵活确定受益人和信托利益的分配时机、方式、类型及数额等内容,并通过受托人实现中长期的权益分配。相比一次性给付的遗嘱继承和仅限于资金的人寿保险,信托安排可以更有利于支持、实现家族财富的个性化分配和传承。

  3. 海外信托具有高度保密性

  因为信托财产独立于信托关系人的财产,因此可以免于被信托关系人对外披露,从而实现对信托财产和受托事项的保密。对委托人信息高度保密一直以来是离岸地信托的突出优势。但随着中国与巴哈马、英属维京群岛等离岸国家陆续签署税收信息交换协议(TIEA),离岸地信托的保密效果可能将会打折扣。

  4. 信托具有连续性与稳定性

  信托的独立性和灵活性使其便于实现中长期的财富管理与传承规划。信托的一般受托期限远超过遗嘱继承、保险的期限;通过海外信托中目的信托结构的搭建,信托甚至可以打破英美信托法禁止永久存续的限制。这一优势使得信托可以真正实现保障家族后代基本生活、养老育幼,合理安排税务筹划,集中家族企业股权,保障家族财富的长久维护与传承,实现家族的基业长青。

  目前信托的局限性主要体现在设立难度较大和对设立法域法律环境要求较高这两点上。

  由于信托关系稳定,对于委托人来说,一旦所有权让渡给受托人,就意味着无法直接支配信托财产,对设立时没有明确规定的问题难以及时调整。这就要求在设计信托架构时需要尽可能考虑全面,使得信托结构复杂,设立难度加大。

  信托法律关系的稳定性取决于信托法律环境是否成熟,信托制度适用是否普遍,因此对信托设立地的立法环境有较为严格的要求。